佛系更文

佛系更文。

  随缘写作。

最近在疯狂补作业,木得时间赶稿,非常抱歉。

(我真的木有想到作业那么多,悲伤辣么大(╥ω╥`)  )

【柳九】堕(一)

 

  七夕节孤寡老人在线发文。

 

  严重ooc+滤镜,

 

 

  不喜慎入,自行避雷,蟹蟹。






 

  苍穹山不远处有一帘瀑布,也算是沈九常来的一个地方。


  月色落了下来,远处镇子灯火通明。


  小小的影子在中川流不息,往日毫无人烟的河岸,多了一盏又一盏河灯,随波流着。


  瀑布下的潭里仰躺着一人,墨发晕染在水中,那人面貌生的端正,幽深的眸倒影着月色,单薄的里衣松松垮垮的用一根带子系着。


  一盏小小的河灯被指尖轻轻的抚开。



  他侧眸看着河灯远去,唇角微勾。



  随着河灯远去,又似是腻了一般,他挥了挥衣袖,一缕灵力伴着花灯逆流着飘远。


  白皙的腕间用力,他游到了岸边,月光折射在飞溅的水珠上。



  修长的指撩起放在一旁的外衫,修雅出鞘半寸。



  抬眸,却看见一位稚气未脱的少年郎,眉眼依稀有些熟悉,酒精的作用上了头,他也懒得辨析,催动灵力烘干了身上的衣物,眉间微蹙。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罢,抵在那人喉间的剑归鞘,挥了挥袖子,如同对待花灯那般,不耐烦的想打发了去。



  直到腕间被人握住,他才撑着有些昏沉的头抬眸。



  只见那人面无表情的抓着他的手腕,淡道。



  “师兄莫不是又忘了清静峰的规矩,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破戒了。”



  原来是百战峰那个小古板儿。



  虽然柳清歌的修为比沈九稍微高那么一些,但还是入门稍晚,沈九不过是用力挣了挣,便抽回了手腕。



  但也不乏是柳清歌放水的成分,再加上他本来也没有什么禁锢的心思。



  沈九抬眸睨了眼这个已经比他稍稍高了一头的师弟,毫不在意的撩起衣摆,坐在了岸边。



  “清静峰有规定不可饮酒吗?”



  柳清歌的指尖顿了顿,眉间微皱,清静峰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过不可饮酒,但清静峰内却有这个不成文的规定,诺非是峰主许可,弟子是不可以擅自饮酒,以免贪杯时玩心大起,做出有失风度的事情,给清静峰上下蒙羞。



  再者便是修真者不可贪恋世间凡尘俗物,否则牵扯过多,则会引起心魔,诺是醉酒下灵力逆流,引发心魔暴毙而死。



  当然,只是针对那些刚入门和凡尘还有许些纠扯的弟子。



  不过他来寻沈清秋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此次下山历练时间已经超标了。



  “没有。”



  他的眉心微拧,也懒得解释,抱臂靠在一旁的树杆上闭目养神。



  反正这人也听不进去。



  毕竟沈清秋这些时日也玩够了,不许多言,也会跟他回去的。



  最多迟上许些时日。



  四周又静了下来,二人一坐一站。



  一声轻叹随着夜风落入了他的耳中。



  柳清歌抬眸,他方才并未注意细看,此时沈清秋这个往日里在人前总是一丝不苟的严谨和矜贵也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沈清秋今日似乎格外的放松,乌墨的发随意的散在身后,单薄的里衣外青衫松松垮垮挂在肩上,腰间的带子似是匆忙间并未认真系过,耷拉在一旁。



  修雅被粗暴的扔在一旁的石面上,他的指尖捏着一尊酒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不由得想起了他初见沈清秋的时候。



  那时他刚入门,被峰主派遣随着师兄红尘历练,回来时才知清静峰也新入门了一位弟子。



  那人生的唇红齿白,小脸白净,眉眼也极为端正,带着书卷儒雅之气,身上披着清静峰的道袍,清雅的竹纹绣在衣摆间,一双眸子如同清潭,乌墨的发用木簪挽着,手执书卷。



  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轻笑间带着温润。



  与身侧的人细细的说着什么,渐渐远去。











 

 

  “这次又是寻我回去?”



  沈九捏着酒杯细细打量,月色落在杯中,浊酒覆上一层银辉,倒影着他。




  杯中的人影模糊,眉眼依稀透着清雅,诺不是沈九自知自己是个什么模样的坏胚子,倒也真会误以为杯中的那个人是个不染纤尘的仙人儿。


  面具带多了,就摘不掉了,刻入了骨。


  不过本质倒是不变。


   他轻耻一声,将酒一饮而尽。



  “苍穹山演武年会,你莫非不打算回去?”



   柳清歌的眉梢微挑,带着许些嘲意。



  他指尖轻抚乘鸾,足间微点,翻身坐在了树干上,打算继续闭目养神。



  “时候到了自然会回去。”



  指腹擦净了唇上沾染的酒渍,湖中灵力激荡。



  柳清歌睁开眸子,乘鸾出鞘。



  抬眸,却发现那人儿赤足踏在了湖面之上,青衫松松垮垮的拢着,一半滑落在手臂上,依稀间还能看见锁骨上的一枚小痣。



  沈九漫不经心的附身捏起一盏河灯,也不知是那个顽劣的孩童玩耍间落下了,亦或者是心碎者随手扔下的。



  孤零零的飘到了他的足下,又逆流而来。



  不过都与他无关。



  岸上的柳清歌从怔愣中回过神,那人儿捏着花灯,眉眼间似乎沾染了许些笑意,清幽的眸透过斑驳的树叶,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忽的开了口。



  “喂。”



  花灯在空中漂浮,伴着许些轻柔的灵力。



  “送你了,正逢乞巧节。”



  话落了,也不忘讽上几句。



  “大概也就你们这些小崽子喜欢这些,虽然不知道是谁扔的,借花献佛,送你了。”



  语尾上挑,颇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施舍之意。










 

  依然是废话,不想看就跳过吧。

  讲解一下我用的私设。










  这里背景依然用的苍穹山,只是时间线上不一样。

 

  沈九为柳清歌的前辈,因为要符合年下,目前还木得想换背景写现代啥的。

  沈九比柳清歌入门晚,但是沈九不知道,由于岳清源有意提点下,沈九在文中身份已经是首席了。

  而柳清歌是在这次演武年会上被彻底提拔上了首席,也是剧情线开端。

  在这里之前沈九和柳清歌关系还算好,这是我私加的,因为沈九原著里写过他不喜在峰中呆着,所以这个瀑布和山下那个镇子是他常来的地方。

  然后柳清歌算是几次下山任务都和沈九离得不远,所以门派内久而久之就习惯让柳清歌叫沈九回去。

  这里文中会出现龙套啥的,剧情方面不好在剧透了,影响观看。

  由于原文中也没有提过沈九柳清歌具体多少岁所以我就都拿少年体写了。

  至于神马囚禁play可能会加吧。

  肉呢(搓手)可能会在文中写拉灯,但是记得看评论。(说不定就有外链奥,虽然这个也不保险)

  这里柳巨巨视角叫沈九还是叫沈清秋,请不要诧异。

  还有这个标题很草率,我造的(起名废落泪)

  (造=知道,是我不造从哪里学来的方言,emmm。)

  七夕节孤寡一人请举爪。心塞(´-ωก`)

 

 

 

 

 

 

 

我的灵感回来了。

 


  更新在八月七号七夕,内容是(全世界都想被他上九x年下黑化柳)


  黑化(指心魔走火入魔)是我加的,因为要符合一下灵感。顺便让柳巨巨心魔出来透透气。


  剩下全是在下废话(๑´ω`๑)(有点长,不想看就略过吧)



























  自从灵感离家出走后找不到感觉欲哭无泪,现在它终于回来了,已经码了大概千字,七夕发吧。


  就是之前那个一志投票的全世界都想被他上的九x年下黑化柳(黑化手动加的,一是为了剧情完善结合灵感,二是放心魔(柳巨巨的心魔,不是心魔剑)透透气。)


  至于肉我现在不敢动,这段时间在老福特嗑cp,发现好多大大因为肉被封啥的,有点怂,我就一个号。(非常抱歉,这个系列更完之后补,要等风头过了,有的大大走外链都被封了)


  abo元素不加了,我感觉我实在掌握不了,我怕写错被喷呐,我感觉翻那个太专业的看不懂,简略的有部分空缺填不上。


  八月七号发文,灵感已经离家出走回来惹(热泪盈眶)


  之前写文一直写不出来感觉,让后我是九吹,滤镜有点厚(我造的不要喷我,所以每次都加ooc)


  之后会尝试改一改文风,毕竟沈九原著里是一个带着刻薄阴冷的人,不过他是飞机菊苣为了迎合冰哥的设定。


  毕竟要让柳清歌爱上沈九那么必须给沈九在他眼中所有的负面buff删掉,不然很难写出那种,我感觉写着有点别扭吧。


  加正面buff带一点点负面buff写着顺,求多多担待。


  最近掉粉掉的好多(心痛)鸽了太久辣。


  然后因为我一般平日里还嗑cp,关注的大大和点赞也超多。


  这个号偶尔发发文,所以这个数据看着简直不像一个正经写手(嘤,我造的,好心塞。)


  但是又不能不磕cp,其实那三百多大大的粮我已经快刷不动了(升天)


【关于柳九】没错我又瓶颈了。



  咕咕咕,目前木得灵感源泉,干脆写写福利啥的,嘿嘿嘿。


  估计最晚下周吧,肝好了就发。


  如果发不了搞外链啥的估计要延迟个一两天。


  小甜饼,还是汤里飘点油水,或者肉肉神马的。


  嗑甜饼扣1,要汤要肉营养均衡扣2,提枪就干扣3 。


  26号截止统计(因为楚留香更新,一梦江湖,期待已久的太阴上线了)


  估计28号前动笔,具体什么时候发要看抽筋的灵感。


  咕咕咕是永远不会缺席哒,abo坑太多,抽空一个个填(喂,你的暑假作业呢?)(闭嘴叉出去)


  就酱紫,愉快的评论吧。


【柳九】柳清歌x沈九 片段(接后续)









  乱流中他成了一抹孤魂。




  沉沉浮浮在记忆之中,




  这一生过的荒唐而又可笑,匆匆奔赴间,他忽略了许多不曾注意的一切。




  原来幼时的他曾经遇见过柳清歌,秋家那场大火奔赴而来的也不是什么散仙,仙盟大会时在角落里随了一路的也不是什么无名小辈。




  命运将他们的线不知何时缠在了一起,玩弄与股掌之间,




  当他满身狼狈回头的时候,才发现。




  自己其实也不是那样的讨人厌。




  上天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兜兜转转又回了起点,




  细红的丝线将他们缠的鲜血淋漓。




  黑暗中升起的一盏明灯




  炙热的光似乎灼烧了一切黑暗。




  他从深渊里侧眸打量。




  灯火似梦似幻,




  其实洛冰河说的没错




  他这一生作恶,有怨有隙的也害,跟他无冤无仇的也害,半死不活了还能搭上一位掌门,他不死慢点,把所有人的苦楚都同受一次,又怎么能对的起他们。




  只是,他算漏了。




  白皙的指尖悄悄触碰了灯火,没有灼烧,只有一片温暖。




  他静静的垂下眸子,风吹起纱帐,银白色的月光落在杯中,似是给他覆上了一层薄纱,那双眸子也晦暗的看不真切。




  他还搭上了那么一个天之骄子。




  一个掌门,一个峰主。




  一个为了赴一场迟了数年的约,一个为了大街上的惊鸿一瞥。





  剑断人亡,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




  像他这样的坏胚子,尽然也会有人喜欢。





  真的是……可笑至极。






  真的是……




  “荒唐。”













  胸腔穿来镇痛,他低哑的笑着,竹舍的们被粗鲁的踹开。




   来人还未曾说过一句,便被折扇抵住了唇瓣。




  “别说话……让我…靠一会……”




  月光倾洒下来,他的头轻轻靠在那人肩上。




  感受着那人慌乱的气息渐稳,手足无措的僵直在原地。




  似有什么晶莹的东西滚落,打湿了衣衫。













   失踪人口回归,七月三号考完,蹲成绩,今天还有家长会,总之很苦逼。



   一个在考场上来的灵感源泉,很短,emmm,主要坐第一排,监考老师盯着不好下笔,写了一大堆鬼画符(亏我还能看懂。)



  总之,身心俱疲,仿佛被榨干。







【abo】女装大佬柳x少爷九,(一)严重ooc

 

  自行避雷,蟹蟹

 

  严重ooc,


  更新啦鸭




 

 

  “少爷。”


  折扇挑开帘子,一只白玉的手覆在了侍立的小童手上,一位身披狐裘的小公子从轿中走了出来。


  长靴踩在松软的雪上,一旁的小童打开油伞,亦步亦趋的跟在小公子的身后。


  雪中的人儿很是精致,如墨的发披在肩上,青色的衣摆绣着竹纹,眉间透着冰冷,那双微挑的眸带着漫不经心,深邃的似寒潭一眼望不到底,腰间悬着的折扇随着走动轻轻荡着。


  温热从掌心传来,他淡淡的睨了眼金碧辉煌的大殿,垂下眸子望着掌心的暖炉。


  狐裘的尾拖在地上,在青石砖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丞相之子,沈世子到!”


  门口的太监扯了扯嗓子,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殿中的莺声燕语。


  x年,丞相之子,沈清秋,头一次出现在大殿之上。


  四周议论顿起,一时间暗潮涌动。


  小童早已没了身影,乖巧的站在大殿的角落。


  他缓缓的踱步上前,一步步靠近至高之位的人。


  “丞相之子,沈清秋,叩见皇上。”


  他的腰微微弯下,宽大的衣袍下,双膝并未及地。


  殿中信息素气味混杂,他的眸透着厌恶。


  “起,赐座。”


  那人似被扰了雅兴,不耐烦的打发这个小小的人儿去了角落,四周嬉笑议论顿起,他的眸毫无波澜。


  狐裘在地面上滑过,他却毫不在意自己成了议论中心。


  初雪的味道透过鼻尖,他微微侧眸,看阶下的“她”轻纱掩面,那精细画过的眉微皱,幽静的眸子透着沉寂,“她”微微侧眸,那里面带着轻嘲。


  清酒落在杯中,他却只是问着小童。


  “她是谁?”


  “将军之女,柳溟烟。”


  修长的指尖拂过酒杯,映红的薄唇微启。


  “柳溟烟吗?”


  铃兰的香伴着新雪,那是他和“她”第一次相识。



 

 

  枯叶落在剑尖,澄亮的剑身在空中划过清冷的弧,归剑入鞘。


  石桌上的茶盏还冒着热气,雪儿被热气消融。


  下雪了


  他望着落下的雪花微怔,拂袖回身,坐落在桌前。


  清润的茶香在口中回荡,鼻尖萦绕着初雪的清冽。


  “什么时候来的?”


  来人坐在桌前,轻抿了一口茶。


  热气蒸腾,那人的面有些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他唇角的笑带着苦涩。


  “一刻前。”


  沈九垂下眸子,静静的抚平衣摆上的褶皱。


  “何事?”


  岳清源顿了下,无奈道。


  “来看看你,天气渐冷,初雪刚下,给你送些衣物。”


  他的眸光似透着怀念,看向山下的远方。


  沈九面无表情的坐着,神情有些阴阴的。


  二人对坐了许久,雪在肩上落了厚厚的一层。


  少顷,沈九终是受不了了,打破了沉寂。


  “我不需要,师兄请回吧。”


  岳清源回过神,喉间有些微涩,却也没再多说什么,他慢慢的起身。


  宽大的狐裘落在了沈九的肩上。


  那只修长的手在空中顿了顿,却也没有在多做些什么。


  素色的衣摆染雪,他的背影似是透着落寞。


  肩上的狐裘还残存着温度,他垂下眸子,不在看他的背影。


  “没有用了。”


  原本奉茶的盘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暖炉,通体银白,成色上好,小小的,只有他掌心那么大。


  他缓缓的拿起暖炉,抱在怀中,眸中复杂。


  当年他和岳七乞讨时,曾经在当铺里,看到过当年他的狐裘和暖炉。


  本以为这辈子都找不回来了。






  那年冬天,


  他缩在破败阴冷的草屋里,身上盖着破旧的草席,在大雪中度过了他流浪的第一年。


  他窝在大姐怀中,岳七靠在他身边。


  时间过了很久,掌心中的温度逐渐冰冷,他才似梦醒一般,口中反复的呢喃着。


  “没有用了。”


  暖炉重重的砸在地上,变得扭曲。



  他的神态忽然有些疯癫,似哭似笑,犹如疯子。



  “没有任何用。”



  他的情绪有些不稳,身上的信息素有些躁动和混乱。


  原本带着许些清冽的信息素变得温和,似一只猫儿被拔了爪牙,温顺的窝在角落。


  铃兰的香味散了开来,带着诱人犯罪的甜味。


  如同那年大火,那些禁卫军冲入府中,屠尽满门。


  那双深邃的眸荡起涟漪,带着许些惊慌。


  修长的指握紧了腰间的玉佩,他吞下隐息丹,跌跌撞撞的御剑离开。






 

  潮期提前,他强撑着身子,抵御着那些逐渐侵占他意识的那种异样,陌生的感觉。


  昏昏沉沉间,他慌不择路的入了一片竹林。


  四周很是荒凉,枯叶落了满地,却又被雪覆盖。


  每一个细胞和神经末梢都在叫嚣,他靠在树干上,望着满地的荒凉破败。


  寒风刺骨,也让他逐渐混沌的意识渐渐回拢。


  粗重的喘息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他很透了这样的自己。


  大把的丹药入了口,他的情绪却越发的烦躁起来。


  信息素的躁动如同发狂的野兽。


  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和渴望着更多。


  他闭上眸子,强忍着身体里酥麻的意样,修长的指尖刺入掌心。


  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他的头微仰,额间覆着薄汗。


  迷迷茫茫间,似看到一个人影,面带薄纱。










  

  依然是废话系列,不喜跳过昂。





  哈哈哈嗝,我更新啦。

  匆忙间的产物,略微简陋,对古代称呼不太了解,就当是架空吧(我知道很多地方奇怪,但是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

  然后背景用的不全是原设,引用许多私设,由于上回柳九篇评论区的强烈建议,所以本篇可能会有全员(冰哥就算了,害怕他手撕九妹)

 

  这个只是前段,没有过多的修改,稿子写了一大把,就是不想打字,因为我写稿子都是别人怎么看不懂怎么写,然后我自己打字还要一个个破解(捂脸)

  然后背景就粗略介绍一下

  沈九以前是x国一个丞相的儿子,然后十二三岁的时候因为丞相权大势大,被皇帝咔擦了,就剩下他一个人,母亲也郁郁寡欢病死了,后来皇帝不放心又让暗卫刺杀,放了一把火烧了沈府,对外宣称仇人报复,沈九逃过一劫,又被人牙子拐了,几番周折入了苍穹山。

  至于秋家那个秋xx加不加待定吧。

  (我知道很狗血,但素,我先瞎扯一番,剩下靠你们脑补了,因为我也没想好背景具体咋定,靠你们了,加油鸭。)

  至于柳清歌为何男扮女装,这里设定是因为柳溟烟得了一种病,当初他们来苍穹山也是因为这个,然后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在柳溟烟疗伤的时候柳清歌就会男扮女装扮成柳溟烟,顶替她在仙姝峰,偶尔去一趟,造成两个人都在的假象。

  然后女装大佬要从小抓起,柳溟烟自小体弱,所以柳清歌小时候就男扮女装了,哈哈哈嗝。

  柳某:雨女无瓜。

  然后第一次写abo,真的,臣妾做不到啊,百度那边我数了一下,一共搜了二百多次,古风很多大大都有写设定,然后找的太多了导致我现在很混乱,搞不懂那个腺体到底怎么标记成结,或者暂时标记。

  这一篇是练手文,有点伪abo,元素用的不是很多。

  然后,懂abo的小伙伴能私戳我吗,给我科普一下这个。

  我真的要疯了,百度那边挂了好几个帖子,还是好多地方都不明白。

  姑且先不改名,懒,没想好。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先写那个全世界都想被他上⑨x年下柳,不造咋下笔,写了一点点。

  挖坑挖的太多,我现在填到绝望。

 

  依然是废话比文多系列呢(小声bb)

 

  最后,感谢黑色金纹大大。

  abo设定用的是这个神仙大大的设定。

  大家可以看一下,嘿嘿。

 

 

 

 

 

 

 

【关于柳九】咕咕咕


  最近更新可能会慢,主要是临近期末了,实在没时间抽空,老师也在讲下学期的知识,说实话,有点马不停蹄。


  本来上周末是要更新的,但是我写的很久的一个手抄本丢了,我写了整整两个学期的心血,好多都是自己的灵感写出来的,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因为周五那天班里选纪律委员,要投票,我实在没纸,忍痛撕了两页,投完票就去写作业了,中午着急走,就随手放桌子上了。


  下午两节室外课,我又迟到,就没上楼,大课间帮课代表抱作业,回去之后上美术课突然有灵感想写点东西,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那天真的很生气,我锤烂了一个矿泉水瓶子,还把后桌的水拧成了麻花,气了两天。


  而且最近也没什么灵感了,我咕的地方还挺多的,一月还是二月开始写的柳九。


  然后文中好多我之前生疏时的错别字可拗口的片段已经更改了,有意者可以看看,虽然变动不大,不过排般正常了。


  我会抽空写一篇大更,之后就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了,之前成绩真的很差很差,然后体育也要考试。


  解释了这么一大段,还是想说会咕咕咕,学生党压力真的挺大的,真的累。


  班里还很皮,老师每节课都巡查,好几次我的本都差点被收。


  abo会最后在写,我会去多看看abo的文,好多地方我都不是很明白,吃透也要很多时间,暑假有空了,就能无忧创作了。


  六月啦,大家加油鸭。


  谢谢小可爱们百忙之中抽空看我的废话,已经在肝了,(*°∀°)=3


【柳九】柳清歌x沈九 福利片后续 ooc 真的ooc昂

  自行避雷,谢谢

  ooc昂(#゚Д゚)

  高能慎入













  他们吵了一架,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满腔的怒火和怨气无处发泄,他迷迷茫茫的在山下游荡了很久。

  天下诺大,他又能去哪呢?

  他也不知道,是该回苍穹山,还是百战峰,亦或者又去哪?

  他没有家了。

  以前溟烟在哪,那儿便是他的家。

  他们二人相依为命,后来各奔东西,常年也不见得能见几回。

  他又能回哪儿呢?

  沈九是他在无根的浮萍中漂游时抓住的唯一稻草。

  濒死的鱼儿离了水,又能去何处?

  从不屑与卑微祈求怜悯,

  到头来满盘皆输。

  你还端着你的傲骨做什么呢?

  柳清歌垂下眸子,晚风透着刺骨的凄凉,他又回去了,乘鸾的剑穗轻轻垂下,随着他的走动微微摆着,似一个独自生气的孩童一样,荡着自己的双腿。

  剑鞘上的鸾凤流纹微暗,他的背影透着落寞。




  大抵是真的很生气,可却又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又只剩下了满腔的心疼。

  沈九没有走,依然乖乖的窝在角落,杂乱的红线缠着他的青衫,似是草草的缠上,系的毫无章法,领口有些微乱,扯开了一片,露出了大片的白皙。

  少年的背影很是纤弱,红色的线交织的缠绕在青衫上,其中一段滚落在柳清歌的脚边。

  寂静的洞窟中只有他来时回荡的脚步声,和洞中粗重的喘息声。

  沈九靠着墙,发冠早已滚落在一旁,青丝如瀑的倾落在身后,薄汗打湿了他额前的发,他微微偏头,眸子还里泛着水雾。

  似是难受的紧,他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

  “谁?”

  衣衫半敞,美人微醺。

  柳清歌站在洞口,眸中充满了错愕。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不由睨了眼沈九面上那似三分醉酒似的微醺,喉间微紧。

  魅妖迷香。

  他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似是被这个消息砸昏了脑袋。

  面上却是飞速的烧红了起来,眸中躲躲闪闪,他握着乘鸾,一时尽然有些手足无措。

  魅妖迷香。

  他反复的嚼着这四个字,原本满腔的怒火消散的一干二净。

  他踱步上前,轻轻的拥住了沈九,下巴抵在了他的肩上。

 

  沦落了。

  大抵真的沦落了

  他撑着头,低低的笑着。

  他不想在这种情里抽离,

  暗无天日的恋,

  飞蛾终是扑向了火,

  奋不顾身。

 


  乘鸾出鞘,在乱石中劈开了道路,尽头是一片的漆黑,他抱着沈九,似是拖着他走入深渊。

  轻纱幔帐,艳俗的红色如同他理不断的情丝,随着风轻柔的落下,一身青衫的人似与周五一切艳俗的事物格格不入,可面上的薄红却柔和了一切。

  青丝如缎,衣衫半解,美人微醺。

  沈九只觉得很热,迷香的药性侵蚀了他大片的意识,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燥热,他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

  似是常年的警惕心都喂了狗。

  思绪混沌间察觉到了来人,他晕晕沉沉的任由来人抱了起来,似是他高于常人的体温感到了清凉,他窝的更深。

  额间的薄汗打湿了他两侧的发,贴在白皙的面上,晚风吹来,有些粘腻腻的,他不由的皱眉,覆满了水雾的眸子透着迷。

  唯一没被束博的手用力扯开了领口,大片的白皙露了出来。

  柳清歌站在塌前,眸光低垂,也不知在想什么。

  少顷,他低低的笑了一声,含糊不清中透着暗哑。

  “对不起。”

  修长的指解开了衣衫,然后………













  一把糊住了正在暗搓搓写文的作者。










  (全文终。)



 

  皮一下很开心。



  你们以为会有外链吗,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被骗了吧。




 

  停停停,先不要着急提刀砍我

 



  耐心翻嘛

 

 









  似是他的指微凉,初入时带起一片缩瑟,似是受到惊吓,小口死咬着不放,显然有些排斥。

  青丝从肩上划落,半遮着白皙的身子,清冷的眉目沾染了绯色,就似原本深海里的人鱼沦为了海妖,令人堕落沉醉,薄凉的唇微抿,根骨分明的指扯着身下的褥子,眉头紧锁,额间覆着薄汗。

  他的指轻轻的抚平了他的眉,细细的吻着他的眸。

  别怕我。

  红色的纱帐顺着晚风垂下,他的指插入了他的发,眸中的暗紫是化不开的占有欲。

  我只剩你了。

  细碎的吻落下,在光滑的背上绽开了朵朵的红梅,在白皙的雪中开的正艳。

  抵死不让的小口终是破了防,长驱直入,带来了一片惊慌,溃不成军。

  迷茫和混沌的思绪被是被撕成了两半。

  原本如同幽潭的水面荡起了涟漪,迷离的水雾渐渐的散开了一些。

  温柔的动作中透着不容抗拒

  狠狠地贯穿到底。

  破碎的喘息声夹杂了隐忍。

  沈九醒了。

  可却如同醉酒一般

  神情醉醉,似以为自己在做梦,白皙的腕不由的搭上了眸,也似是希望自己能快点醒来,亦或者又是羞耻。

  扯着褥子的指不由的收紧。

  没有求饶,也没有叫骂。

  他的一只手被红线缠着,拴在床柱上,勒出一片红痕,背难受的抵在床头镂空的花雕上,根骨分明的手微微蜷着。

  绯色的眼角沾染了情欲,往日漫不经心的眸中掀起了浪花。

  似是虚伪的神落了神坛,戳破了那层圣洁而又孤傲的面具。

  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侵犯更多,明知道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可还是忍不住的要让他沾染透自己的颜色。

  初时的胀痛不复,快感如同江水冲入城池,让他溃不成军,

 

  似是感受到了这份炙热的情愫,他忍不住的想要逃,如瀑的墨发倾落,遮住了身上暧昧的痕迹,遮住了股缝间糊涂一片的春色,却仅仅只是屈身爬了一寸,便被抓住了腰身入的更深。

  分不清是谁的体液先浸染了谁,他入的很狠,把常年积攒的怨气和情愫散了出来

  液体交融,青丝缠绕

  红帐又飘了起来,似是缠着二人的身子,弥补那从未有过的烛花洞房夜。

  没有喜糖,也没有合卺酒与拜堂

  可柳清歌却很满足

  哪怕仅仅只有一时,

  他也甘愿醉死在名为沈九的这一坛酒里。



  他要了很久。

  迷香的作用早已经没有了一分

  沈九瘫软在塌上,如扇的睫毛在眸下下落了一层浅浅的阴影,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白皙的身上布满了暧昧的痕迹。

  那儿早已微微弯了身子,还挂着些余留的残液,颤颤巍巍的抖在风中,身下的床榻也湿成一片,微微一拧,便能掐出一大把水来。

  那股缝间,更是糊涂一片,那小口外翻着,哆哆嗦嗦的吐着白色的液,四周映红一片,顺着股缝暧昧的落下。

  哪怕不触碰,柳清歌也知道,那是火辣辣的疼

  修长的手撑着头,低哑的笑了一声,喃喃道

“怎么就没控制住呢”

  他俯下身子,吻着他白皙的颈,那双暗沉的眸子闪过妖异的紫色,那里面是浓浓的占有欲,似一直蛰伏了很久的野兽,终于尝到了猎物甜美的滋味,贪婪的想要更多。

  他似孩童抱着娃娃一般,将沈九揽入怀中,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修长的指插入乌黑的发,恨不得把这个人嵌入骨血,永不分离。

  可是柳清歌知道,不可能

  他所能拥有的,只有这片刻仅留的温存。

  似是黄粱一梦

  又似是醉梦一场。

  他真的,不愿醒。

  似有什么顺着脸颊划落,带走了唇角的苦涩。

  他依然埋身在里面,感受这片刻的温存。











  小清新类的,(我知道有点偏向拉灯,不要提刀砍我啊嗷嗷哦)

 

  我是发糖的人吗?(滑稽保命)

  也不造能不能发出来。

 

 

 

 

  

【柳九】喜欢什么挑吧,趁家长会之前浪一波。

abo设定,嘿嘿,不过第一次接触,可能略微有点地方不是处理的特别好,毕竟有些设定我也是一知半解。

喜欢哪个就把第几张的数字评论到下方,如果没有我就随便抽了。

嘿嘿嘿(º﹃º )

卧了个大槽



  我写的哔——文稿子被麻麻看到了,要死要死要死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