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更文

【abo】女装大佬柳x少爷九,(一)严重ooc

 

  自行避雷,蟹蟹

 

  严重ooc,


  更新啦鸭




 

 

  “少爷。”


  折扇挑开帘子,一只白玉的手覆在了侍立的小童手上,一位身披狐裘的小公子从轿中走了出来。


  长靴踩在松软的雪上,一旁的小童打开油伞,亦步亦趋的跟在小公子的身后。


  雪中的人儿很是精致,如墨的发披在肩上,青色的衣摆绣着竹纹,眉间透着冰冷,那双微挑的眸带着漫不经心,深邃的似寒潭一眼望不到底,腰间悬着的折扇随着走动轻轻荡着。


  温热从掌心传来,他淡淡的睨了眼金碧辉煌的大殿,垂下眸子望着掌心的暖炉。


  狐裘的尾拖在地上,在青石砖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丞相之子,沈世子到!”


  门口的太监扯了扯嗓子,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殿中的莺声燕语。


  x年,丞相之子,沈清秋,头一次出现在大殿之上。


  四周议论顿起,一时间暗潮涌动。


  小童早已没了身影,乖巧的站在大殿的角落。


  他缓缓的踱步上前,一步步靠近至高之位的人。


  “丞相之子,沈清秋,叩见皇上。”


  他的腰微微弯下,宽大的衣袍下,双膝并未及地。


  殿中信息素气味混杂,他的眸透着厌恶。


  “起,赐座。”


  那人似被扰了雅兴,不耐烦的打发这个小小的人儿去了角落,四周嬉笑议论顿起,他的眸毫无波澜。


  狐裘在地面上滑过,他却毫不在意自己成了议论中心。


  初雪的味道透过鼻尖,他微微侧眸,看阶下的“她”轻纱掩面,那精细画过的眉微皱,幽静的眸子透着沉寂,“她”微微侧眸,那里面带着轻嘲。


  清酒落在杯中,他却只是问着小童。


  “她是谁?”


  “将军之女,柳溟烟。”


  修长的指尖拂过酒杯,映红的薄唇微启。


  “柳溟烟吗?”


  铃兰的香伴着新雪,那是他和“她”第一次相识。



 

 

  枯叶落在剑尖,澄亮的剑身在空中划过清冷的弧,归剑入鞘。


  石桌上的茶盏还冒着热气,雪儿被热气消融。


  下雪了


  他望着落下的雪花微怔,拂袖回身,坐落在桌前。


  清润的茶香在口中回荡,鼻尖萦绕着初雪的清冽。


  “什么时候来的?”


  来人坐在桌前,轻抿了一口茶。


  热气蒸腾,那人的面有些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他唇角的笑带着苦涩。


  “一刻前。”


  沈九垂下眸子,静静的抚平衣摆上的褶皱。


  “何事?”


  岳清源顿了下,无奈道。


  “来看看你,天气渐冷,初雪刚下,给你送些衣物。”


  他的眸光似透着怀念,看向山下的远方。


  沈九面无表情的坐着,神情有些阴阴的。


  二人对坐了许久,雪在肩上落了厚厚的一层。


  少顷,沈九终是受不了了,打破了沉寂。


  “我不需要,师兄请回吧。”


  岳清源回过神,喉间有些微涩,却也没再多说什么,他慢慢的起身。


  宽大的狐裘落在了沈九的肩上。


  那只修长的手在空中顿了顿,却也没有在多做些什么。


  素色的衣摆染雪,他的背影似是透着落寞。


  肩上的狐裘还残存着温度,他垂下眸子,不在看他的背影。


  “没有用了。”


  原本奉茶的盘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暖炉,通体银白,成色上好,小小的,只有他掌心那么大。


  他缓缓的拿起暖炉,抱在怀中,眸中复杂。


  当年他和岳七乞讨时,曾经在当铺里,看到过当年他的狐裘和暖炉。


  本以为这辈子都找不回来了。






  那年冬天,


  他缩在破败阴冷的草屋里,身上盖着破旧的草席,在大雪中度过了他流浪的第一年。


  他窝在大姐怀中,岳七靠在他身边。


  时间过了很久,掌心中的温度逐渐冰冷,他才似梦醒一般,口中反复的呢喃着。


  “没有用了。”


  暖炉重重的砸在地上,变得扭曲。



  他的神态忽然有些疯癫,似哭似笑,犹如疯子。



  “没有任何用。”



  他的情绪有些不稳,身上的信息素有些躁动和混乱。


  原本带着许些清冽的信息素变得温和,似一只猫儿被拔了爪牙,温顺的窝在角落。


  铃兰的香味散了开来,带着诱人犯罪的甜味。


  如同那年大火,那些禁卫军冲入府中,屠尽满门。


  那双深邃的眸荡起涟漪,带着许些惊慌。


  修长的指握紧了腰间的玉佩,他吞下隐息丹,跌跌撞撞的御剑离开。






 

  潮期提前,他强撑着身子,抵御着那些逐渐侵占他意识的那种异样,陌生的感觉。


  昏昏沉沉间,他慌不择路的入了一片竹林。


  四周很是荒凉,枯叶落了满地,却又被雪覆盖。


  每一个细胞和神经末梢都在叫嚣,他靠在树干上,望着满地的荒凉破败。


  寒风刺骨,也让他逐渐混沌的意识渐渐回拢。


  粗重的喘息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他很透了这样的自己。


  大把的丹药入了口,他的情绪却越发的烦躁起来。


  信息素的躁动如同发狂的野兽。


  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和渴望着更多。


  他闭上眸子,强忍着身体里酥麻的意样,修长的指尖刺入掌心。


  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他的头微仰,额间覆着薄汗。


  迷迷茫茫间,似看到一个人影,面带薄纱。










  

  依然是废话系列,不喜跳过昂。





  哈哈哈嗝,我更新啦。

  匆忙间的产物,略微简陋,对古代称呼不太了解,就当是架空吧(我知道很多地方奇怪,但是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

  然后背景用的不全是原设,引用许多私设,由于上回柳九篇评论区的强烈建议,所以本篇可能会有全员(冰哥就算了,害怕他手撕九妹)

 

  这个只是前段,没有过多的修改,稿子写了一大把,就是不想打字,因为我写稿子都是别人怎么看不懂怎么写,然后我自己打字还要一个个破解(捂脸)

  然后背景就粗略介绍一下

  沈九以前是x国一个丞相的儿子,然后十二三岁的时候因为丞相权大势大,被皇帝咔擦了,就剩下他一个人,母亲也郁郁寡欢病死了,后来皇帝不放心又让暗卫刺杀,放了一把火烧了沈府,对外宣称仇人报复,沈九逃过一劫,又被人牙子拐了,几番周折入了苍穹山。

  至于秋家那个秋xx加不加待定吧。

  (我知道很狗血,但素,我先瞎扯一番,剩下靠你们脑补了,因为我也没想好背景具体咋定,靠你们了,加油鸭。)

  至于柳清歌为何男扮女装,这里设定是因为柳溟烟得了一种病,当初他们来苍穹山也是因为这个,然后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在柳溟烟疗伤的时候柳清歌就会男扮女装扮成柳溟烟,顶替她在仙姝峰,偶尔去一趟,造成两个人都在的假象。

  然后女装大佬要从小抓起,柳溟烟自小体弱,所以柳清歌小时候就男扮女装了,哈哈哈嗝。

  柳某:雨女无瓜。

  然后第一次写abo,真的,臣妾做不到啊,百度那边我数了一下,一共搜了二百多次,古风很多大大都有写设定,然后找的太多了导致我现在很混乱,搞不懂那个腺体到底怎么标记成结,或者暂时标记。

  这一篇是练手文,有点伪abo,元素用的不是很多。

  然后,懂abo的小伙伴能私戳我吗,给我科普一下这个。

  我真的要疯了,百度那边挂了好几个帖子,还是好多地方都不明白。

  姑且先不改名,懒,没想好。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先写那个全世界都想被他上⑨x年下柳,不造咋下笔,写了一点点。

  挖坑挖的太多,我现在填到绝望。

 

  依然是废话比文多系列呢(小声bb)

 

  最后,感谢黑色金纹大大。

  abo设定用的是这个神仙大大的设定。

  大家可以看一下,嘿嘿。

 

 

 

 

 

 

 

评论(3)

热度(73)